鄒駿昇

鄒駿昇 - 插畫家的異想世界 飛翔中的夢想

 



鄒駿昇 - 插畫家的異想世界 飛翔中的夢想

剛到英國念藝術,鄒駿昇還很害羞,這是他當年靦腆的自我介紹,拿著碳筆,細細描繪線條,現在的他是個插畫家。鄒駿昇:「我就是覺得,我一直在畫這種很細的風格,會花比別人家多時間,在這邊堆疊這些線條,所以我想快也快不起來,慢工出細活,質感醇厚,但是有利有弊。」

鄒駿昇:「所以我現在就是時間不太夠了,我壓力就來了,因為你就是快不起來啊,你就是要那麼細啊。」

背負趕稿的壓力,只能靠爵士或輕雷鬼紓壓。鄒駿昇:「這是…輕鬆愉快的。」記者:「雷鬼不是比較重嗎?」鄒駿昇:「不會,這種草根的不會,因為太吵也會干擾我的情緒啊,通常用電腦的時候才會聽比較搖滾,但是在手繪的時候,我不會用那種會影響我情緒波動的。」

最近他剛剛完成的,是一個珠寶設計的主視覺。鄒駿昇:「他沒有珠寶,這是一個尋寶圖,珠寶就是你要去尋找啊,所以你不會看到珠寶。」

把煙囪、寶藏、怪物、潛水挺、大象、鯨魚島擺在一個空間裡,不說真的看不懂,這是專屬於藝術家的創意。鄒駿昇:「這個是對啊,這是倫敦的老公車的號碼牌,我是覺得我超愛他們這種字體,還有顏色,所以我都有收集這些很不實用的東西。」

這是個3坪不到的工作室,很大的時鐘是從英國搬回來的,很大的車牌也是從英國的老公車上拽下來的,經典的老海報,鄒昇說自己就是喜歡很舊的東西。鄒駿昇:「這是計算機,這是直接進位的。」

這世上什麼都會陳舊,這種氣息他帶進了自己的作品裡。鄒駿昇:「影子本身筆觸,在畫的時候是有點粗糙,有點刻意的,因為你這樣才會有手繪的味道在。」

說得頭頭是道,但拿起畫筆的開始,其實只是因為書念不好。鄒駿昇:「我屬於不是最皮的,成績也不好,但是唯一會被注意的時候,是畫圖的時候。」

小學二年級,他第一次參加比賽得獎,從此知道自己可以不一樣。鄒駿昇:「從那一次之後,我開始意識到所謂成就感,那當然那成就感,會驅使你去喜歡這個事情,你覺得這感覺是好的,然後老師也鼓勵,然後大家都會認定,覺得你很會畫圖。」

成就感加上一些天份,還有剛剛好的貴人,延續了他繪畫的熱情。鄒駿昇:「國中的時候,生活週記,老師就是很自由,你可以剪貼、可以寫字、也可以畫圖 ,我一畫畫了…那個老師帶了我們兩年,我畫了兩年的生活週記,他就建議我可以去考美術班。」

畫 完小東西想玩更大的,鄒駿昇動起老家工廠鐵捲門的主意。鄒駿昇:「我曾經有一次是去西班牙的時候,有半夜3、4點,跑去人家外面的圍牆噴,噴一噴隔天去搭 車,才知道那是人家公立高中,我噴在人家高中的校門口,既然哪邊都不是對的地方,就自己家樓下,工廠鐵門拉下來之後。」

保守的父母親意外地沒怎麼責罵,但是升大學那年,鄒駿昇的志願單上,還是偷偷被掉換了順序。鄒駿昇:「因為念藝術,你怎麼想,你就是想不到一個比較穩定的工作嘛,父母會擔心啊,原本我以為我的志願,是前面是藝術學院,但是後來就變成全部都是師範學院。」

畢竟是父母的一片好心,鄒駿昇沒有鬧家庭革命,但是畢業後當起代課老師,他果然還是跟別人不一樣,在一場座談會上,他分享了一間每個現在的大人,也會想擁有的教室。

鄒駿昇:「我還是把自己的班弄得像美術班,所以這是我的教室,我想要讓小朋友知道說,這個老師不一樣,像我還有做一個一模一樣的郵筒,所以有情書,還是有秘密,可以跟我講,可以寄給我。」

好新鮮、好有趣,但是說到底,這還是鄒駿昇心裡的藝術因子蠢動,不算是教學的熱情。鄒駿昇:「其實我個性是個不是那麼正經的人,可是在學校你就是要…好像在角色扮演,就是要演老師,演個正經的老師,我就是演不起來。」

繞了好大一圈,鄒駿昇還是飛到了英國學藝術,這一待就是6年,異地研習寂寞的夜,鄒駿昇在枕頭上畫了一張臉,作為陪伴,這段時間他的畫作,大部分是沈重的色調,某個程度是對未來的壓力與恐懼,但是充滿街頭藝術的英國,給了他靈感,眼界開闊了,更有恩師提點。

鄒駿昇:「因為在過去我可能花太多時間在手繪,就是手工處理上面,所以到後來我們老師覺得,我應該多花時間在你的心思,而不是手上面。」

原 來畫龍點睛不在手裡那隻筆,而是眼裡看到什麼、腦袋裡裝了什麼,什麼不畫,他畫了一堆人的後腦杓。鄒駿昇:「我要表達的,其實也只是一種冷漠的感覺,那後 來我想說不如就用很多人倫敦人的面孔,去表達這個冷漠感,這個面孔我一畫就畫了快3千顆,因為畫得太多了,我發現到我這輩子沒有注意過人的背後,你會覺得 是不是有東西在哪裡,然後我就開始去找尋那個答案,其實整個過程都在找尋答案,其實我覺得有趣的真的不是頭或背後,而是你被制約這件事情。」

整 個世界都是這樣的運作,人類也是啊,正面五官美醜,會去影響你的價值判斷,背面什麼都沒有的時候,你會真的去看這個人去看到裡面去思考。鄒駿昇:「思考的 越來越多,風格也漸漸成形,手繪的質樸之外,也會利用電腦後製拼貼,像這些元素其實是我以前在街上畫的寫生,所以寫生的東西他是最生動最活潑的,所以我就 用我當初最自然的心態去畫的那些東西,把它搭配進來。」

新時代的電腦圖層,因此並不少了舊時時光的味道。鄒駿昇:「所以他畫面,甚至於這 個是原本的一些草圖的線條,我都保留,我並沒有就是把它覆蓋掉,或者是擦掉重來,因為你在畫草圖的時候,其實是你最隨性最自然的時候,所以那些線條,我覺 得是你專注小心畫的時候,沒辦法取代的。」

畫著畫著有了野心,鄒駿昇不打算百年後才出名。鄒駿昇:「但我們必須要想辦法,讓自己爬到上面一點,一般你聽到沒有辦法生存,那是講的是一個平均值,平均值就是的確是不可能生存,那你就是要當那個少數可以生存的那一個。」

他 開始投稿,第一次在2008年,接著是2010年,兩回他都入圍了,國際義大利波隆那國際童書原畫展。鄒駿昇:「像我參加比賽,坦白講也只是為了要向民眾 揮手,讓大家看到說,我這個人存在,因為這年代不是梵谷那個年代了,如果你還是像他那樣子默默的一直做,但是不懂得去推銷自己,我覺得這樣對自己的作品的 責任感還不夠。」

到2011年,有了這件作品,這是個戴著禮帽的魔法師K,帽子上有耀眼的羽毛,他到世界各地去表演,但是畫裡就是看不到 他的臉。鄒駿昇:「因為他這個人本身,你就算看到他,難道我要很寫實的畫出他嗎,會有趣嗎、不會有趣,因為這個角色他把它設定成是個魔術師,所以當然就要 讓他很神祕。」

看不到臉的魔術師,讓許過願的羽毛覆蓋了每一個人的生活,每一個人都帶著微笑入眠了,而醒來的時候,枕頭旁的羽毛閃閃發亮,這是台北捷運蘆洲線,公共藝術設置計畫,邀請他畫的插畫,讓鄒駿昇奪下了2011年,義大利波隆那插畫首獎。

鄒 駿昇:「算是一個很大的鼓舞,說真的,那時候還真有點,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樣會比較好,然後突然接到電話,他就叫我過去,就用英文跟我說,你知 道,This means a lot,就是這代表的意義很多,除了那你會有一筆,很龐大的資金的獎金以外,然後再來就是,你的第一本書就馬上就會出來,就是馬上就會幫你出版書,就是等 於是很多插畫創作者的夢想跟理想,因為你有了生活費,然後也有了工作的開始。」

沒間斷不喘氣的說完這段話,可見這個獎項的鼓舞有多大。鄒駿昇:「心情會比較踏實一點,這條路變得像是個活水了,本來是一灘死水。」

面 對未來,描繪的夢也越來越壯大。鄒駿昇:「就像是我們今天從台北走到台中,不是走不到啊,但就是慢慢走,只要大方向對,你遲早都會到,我跟外國朋友們,我 們在聊夢想聊未來,我們聊的是5年、10年計畫,因為你要做的是大事,做大事你一定要投資更多的時間在裡面,你才有辦法達成啊。」

做大事,不是只說大話。鄒駿昇:「我覺得不用趕耶,印刷是誰負責,他們負責,西班牙那邊啊。」

在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認識的幾個好朋友,回到台灣沒有分道揚鑣。鄒駿昇:「綠色也可以,綠色也可以搭一下,反正這種鮮豔的顏色都百搭啊,那你賣最好的是哪一個 顏色,現在是白色耶,所以什麼時候我要跟你聯名,等我再成熟一點,哪一個會動,這個會動啦,現在是…好酷喔,現在是1點、2點,可是為什麼他的背景要故意 這樣一層一層的,妳不覺得有一個錯視嗎,一直無止盡的下去。」

他們的共同點是不只是埋頭苦幹,還努力找尋創作與理想的平衡。鄒駿昇:「也是因為他們有在做產品,有在鋪貨,所以我才會去做月曆,因為你會看到他們,你周圍的朋友,都這樣子實際在執行了,你也會覺得不然試試看,試了才知道,不好試啊。」

鄒駿昇:「這是個月曆。」記者:「這是個月曆。」鄒駿昇:「但是是沒有週末的月曆,圈起來是最討厭的禮拜一。」

可愛的後腦杓排排列,甚至包括偶像麥可傑克遜,夠創意又有趣味,但是。鄒駿昇:「以後不敢再亂嘗試了,真是不好賣。」

在摸索市場的過程裡,也有機會自己找上門,12月,鄒駿昇為書店創作主題視覺,4個童話故事是主題,愛麗絲夢遊仙境、快樂王子、青鳥、布蘭梅的樂隊。

鄒駿昇:「這是那個砍頭的皇后啊,所以他的盒子上都是有一些被他砍下來的頭啊。」記者:「哪裡?」鄒駿昇:「這裡,因應聖誕節比較歡樂的感覺,他們頭被砍下來還是開心的微笑這樣子。」

古靈精怪的愛麗絲呢?鄒駿昇:「這個會投射我喜歡的女孩子的類型,就是我喜歡有點肉肉的女孩子,所以每個人都說我畫的是胖艾莉絲。」

經典太多人詮釋,但是鄒駿昇用自己的方式,說著可愛的故事。鄒駿昇:「主角王子本身是個雕像,雙眼是藍色寶石,他就是為了要去幫助一些比較可憐的,比如說賣火柴的女孩子,他就把他其中一顆眼睛送給他了,這女孩子其實是接受到,我連盒子上都有女孩子收到的心情。」

鄒駿昇:「沒有人會注意到,但是就是我自己的幽默,看有沒有眼睛比較細的人會去注意到,有點低俗,但是我覺得滿好玩的。」

外盒的英文字,竟然是台語的雙關詞,鄒駿昇偷渡了有心人才懂的喜感,在另一項產品裡,還是堅持自己的「老」原則。鄒駿昇:「這個字體是我很喜歡的,一個很老的字體,老實說我是從一個很老的木頭尺上面,移植下來的,維多利亞年代的那種老數字,我自己把它重新處理過。」

這樣的風格,已經開始有了粉絲。鄒駿昇:「你想要簽在哪邊?唉唷,這個真的很難控制耶。」

草草畫著沒有經過設計的簽名,初生之犢難掩羞澀,但是記得他簽的這個名字,Page、鄒駿昇,要在插畫界展翅高飛。 來源:TVBS


創作者介紹

月移花影

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