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寄澎教授「超恨?成功?創新?」

批林百里財大氣粗  學者:有錢就大聲?

廣達電機董事長林百里一席「我超恨台大電機系」的話這幾天在政壇、學界盪漾,媒體不斷追蹤台大至今是否仍有不重創新,啟發學生思考的教育方式?但今天也出現學者批評林百里「財大氣粗」,「權大氣盛」的聲音,認為林百里心中沒有「飲水思源」4個字,也覺得林百里自認成功、強調創新,不過卻只是個以代工賺錢的董事長。

台大中文系教授何寄澎今天在聯合副刊以「超恨?成功?創新?」為題發表文章表示,林百里說「我讀書讀不好,所以才會成功」,這其中反映的是他心態的「傲慢」與他視讀書為無用,以及對「成功」的定義極為偏狹;並也否定了當時與他受同樣教育者的收穫與成就。

何寄澎也說,林百里認為母系的教育一點「創新性」都沒有,這就證明他實在不知道「創新」不是憑空得來的,也不是憑單一面向或自我可以成就的。沒有努力學習、沒有努力讀書、沒有一切扎實的根基,「創新」何由而生?何寄澎質疑。

何寄澎也歎道,今日的台大在大量的資源下做了太多「浮誇」的事,扭曲了大學應有的教育與價值。他也感慨,在媒體推波助瀾之下,也把台灣日漸帶向一個膚淺、執拗、扭曲的觀念體系。

另外,東華大學資工系教授、同樣畢業自台大電機系的張瑞雄今天也投書蘋果日報,在名為「林百里 比爾蓋茲 台大」一文中說,「林董事長顯然也患了很多大老闆的毛病,財大氣就粗,財大講話就大聲。」

他在文中說,「如果沒有台大電機的學歷,林董事長可以得到他的第一份工作嗎?如果沒有台大電機的教育,台大校園薰陶,他可以創立廣達嗎?他可以為廣達注入廣達的文化嗎?」

張瑞雄歎道,林百里自認為成功,「但成功的定義是什麼?比起社會上很多每天默默奉獻心力的上班族,林董事長對社會的貢獻在哪?」 他舉例說,9月份廣達因代工的黑莓機平板電腦的銷售量不敵其他廠牌,決定停止該生產線運作,資遣近千人,「這也算是成功的案例嗎?」他質問。

張瑞雄說,如果林董事長當時讀的是哈佛,今天也不必然會有更好的成就。事實上林董事長今天的自認為成功,就證明了台灣的高等教育至少培養出了這些人。

台灣醒報 2011年10月27日  作者:章文


 


「超恨」?「成功」?「創新」?

 
作者:何寄澎

 
台灣這十幾年來,充斥了愈來愈多財大氣粗、權大氣盛的人……

「超恨」是什麼?是一種咬牙切齒的深惡痛絕!

對教育自己四年的母系「超恨」,這樣的人心中大概從來沒有「飲水思源」四個字。

說「我讀書讀不好,所以才會成功」,這其中反映的心態就更複雜了:一則反映了他的「傲慢」;再則反映了他視讀書為無用;三則反映他對「成功」的定義極為偏狹;四則反映他否定了當時與他受同樣教育者的收穫與成就。

他又說母系的教育一點「創新性」都沒有,這就證明他實在不知道:「創新」不是憑空得來的,也不是憑單一面向或自我可以成就的。沒有努力學習,沒有努力讀書,沒有一切扎實的根基,「創新」何由而生?那種「創新」恐怕只是枝枝節節的「變妝/變裝」而已吧!

至於他母校的反應也令人不敢恭維。教務長唯唯謹謹地說:「對他的意見表示尊重。」又說:「現在的情況已迥異往昔。」云云。這樣的反應無異否定了往昔該校的教育,那麼數十年來該校培養的都不是人才,都不算成功,該校的盛名都是浪得之虛,直至今日才「脫胎換骨」囉!(這又是一種自我吹噓。)

身為一個「台大人」,我忍不住要說:今日的台大在大量的資源下做了太多「浮誇」的事,扭曲了大學應有的教育與價值,其實已經讓台大最可貴的精神在一種病態的學術功利觀下日漸淪喪。

唉!台灣這十幾年來,充斥了愈來愈多財大氣粗、權大氣盛的人,在媒體推波助瀾之下,把台灣日漸帶向一個浮淺、執拗、扭曲的觀念體系,這是台灣最可怕的夢魘。 【2011/10/27 聯合報】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a  的頭像
Flora

月移花影

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