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蘭爸爸夜市蛋糕

波蘭手工蛋糕製作者安傑

 

read more: 波蘭蛋糕 - 中壢新明觀光夜市「波蘭蛋糕」- 3少砸蛋糕攤波蘭爸爸夜市照擺(組圖+影片) http://kamill.pixnet.net/blog/post/97702167

有陽光和蛋糕原料的各種甜香氣味,邊吃邊做,邊做邊玩,爸媽不會罵人,小孩心中的好廚房,就像這樣,這也是安傑目前為止,唯一接受的「工作」。

安 傑:「對,每天(這樣一起工作),我不需要送小孩去安親班,因為他們必須先跟爸媽建立良好的關係,我們有波蘭傳統,波蘭人不喜歡送孩子去外面。」安傑的大 女兒:「爸爸我要吃香蕉。」安傑:「全家什麼事都一起做。」安傑的大女兒:「爸爸我要吃香蕉。」安傑:「愛爸爸愛媽媽之後,一切都沒問題了。」

大人小孩都高興,心情好,作品才有感覺,夫妻倆每天要做4、5種手工蛋糕,從糕底到裝飾,全部手工,彎著腰相當累。安傑:「百分百純巧克力,沒加任何東西。」

熬濃濃的熱巧克力漿,在蛋糕上畫畫,再放上藍苺。安傑:「這是手工蛋糕,你知道,我喜歡這樣做蛋糕,我也可以用機器做蛋糕,但那樣人們吃不到我投注的心血能量......

 

 

波蘭爸爸夜市蛋糕

想去看看世界嗎?波蘭出生的安傑不但想,而且真的這樣做了!手上的刺青,讓他記得家族的蒙古血統,所以他也要像祖先一樣勇闖世界,沒人管得住他;他沒聽父親的話去學牙醫,別人汲汲營營上班時,他搭帳篷,生火煮食,旅行騎的不是馬,是輛二戰時期的舊機車。

波蘭手工蛋糕製作者安傑:「有大約15年我都住帳篷,吃營火燒的食物,旅行不去住旅館,因為不喜歡。」

向塔利班軍人討食物,在俄國邊境被打斷腿,旅行的見聞轉化成創作的靈感,安傑的照片與雕刻紀錄這段珍貴回憶。不過,另一些日子,他用別的東西記錄這段重要的時光,安傑終於被人管住了。

安傑:「有時候就是很像魔術一樣,你遇到這個人,就想跟她待在一起了,就是這一型,我遇到了我喜歡的型,她也遇見我,然後我們有了孩子,家庭…,我覺得可以有一個家庭了。」

做蛋糕過程,為了愛家人而妥協,想要怎樣的家,蛋白雪看出功夫,勾出思鄉情。記者:「啊,洛神花。」安傑:「我太太用糖與水處理洛神花,放在蛋糕上很好吃。」

交友網站上認識的臺灣女孩,不相信他敢來,安傑第一次到騎車到不了的歐亞大陸以外。安傑:「然後我回去我的國家(數切了幾塊蛋糕),然後我們(繼續在網路上)越聊越多,然後就在一起了。」

沒想到安傑真的來了,而且第2次來,安傑還留下來了。安傑:「我要她們(妻女)有好的生活品質,對我來說這是現在的第一目標。」

安傑不喜歡上班,討厭庸俗的工作,最喜歡用雙手做雕刻或畫畫,典型的藝術家性格,現在他依然用雙手創作。

安 傑:「蛋糕?我是第一次做蛋糕,因為我媽媽都會在家做蛋糕,不是賣給人吃,是給家人吃,而我的小孩,我的Baby呢,喔,在那,她出生的時候我們就做蛋糕 送親友,然後我花光了所有錢,幾乎做完蛋糕就沒剩錢了,然後滿月派對上,親友問我們這蛋糕怎麼做的,然後建議我為何不就賣蛋糕呢?」

也是為了錢而工作,但這次安傑很甘願,因為是為了所愛的人,而且工作氣氛很不賴。安傑:「我給你,好吃。」安傑的大女兒:「我要吃這一個。」

有陽光和蛋糕原料的各種甜香氣味,邊吃邊做,邊做邊玩,爸媽不會罵人,小孩心中的好廚房,就像這樣,這也是安傑目前為止,唯一接受的「工作」。

安 傑:「對,每天(這樣一起工作),我不需要送小孩去安親班,因為他們必須先跟爸媽建立良好的關係,我們有波蘭傳統,波蘭人不喜歡送孩子去外面。」安傑的大 女兒:「爸爸我要吃香蕉。」安傑:「全家什麼事都一起做。」安傑的大女兒:「爸爸我要吃香蕉。」安傑:「愛爸爸愛媽媽之後,一切都沒問題了。」

大人小孩都高興,心情好,作品才有感覺,夫妻倆每天要做4、5種手工蛋糕,從糕底到裝飾,全部手工,彎著腰相當累。安傑:「百分百純巧克力,沒加任何東西。」

熬濃濃的熱巧克力漿,在蛋糕上畫畫,再放上藍苺。安傑:「這是手工蛋糕,你知道,我喜歡這樣做蛋糕,我也可以用機器做蛋糕,但那樣人們吃不到我投注的心血能量。」

沒有一塊蛋糕花樣是一樣的,安傑還是抱著做藝術品的心情。安傑:「是,就像畫畫,我想要人們吃到我作品的能量。」

這能量也太多了吧!7種堅果,一粒粒用手種滿蛋糕面。記者:「還要再蓋第7種?」安傑妻子:「因為要,就是種類要加到滿。」記者:「加很多耶!」安傑:「必須要加滿,因為蛋糕料滿滿的,吃的時候就會很開心啊,你知道,我要人們不只買蛋糕,還要很快樂。」

蛋糕就是作品,堅持要漂亮,他相信如果知道該堅持什麼,生活也可以很漂亮,為了所愛的人做蛋糕,買蛋糕的人,也要能吃到一份誠意,才會快樂。安傑:「(做蛋糕)這種事你知道,我們要去感覺,有時候感覺心情不好,蛋白也膨不起來,垮下去。名字?夏德洛德卡。」

幾乎每個波蘭媽媽都會做這種蘋果蛋糕,但是習慣保守秘密的波蘭人,始終也只讓這種蛋糕的名字流傳給外人,不過看得見的部分就夠功夫了,蘋果泥、檸檬餡、椰子絲,最重要的的是,雪。

安傑:「必須等一下,(蛋白才會)必須漂亮,沒有漂亮沒有好。」記者:「不會膨?」安傑:「對,波蘭也有雪,我記得,臺灣也有,山上可以看到雪。從沒有,自從她出生後我也沒回波蘭過了。」

咬 下去的瞬間,蛋糕上鬆鬆的白雪,像波蘭家鄉的味道,瞬間閃過的美麗與思念,不過,那是家鄉,現在,安傑的家在這裡。安傑:「臺灣的水果?草莓非常好,我喜 歡,之前我買日本草莓,但沒有甜味或香味,樣子好看而已,臺灣水果品質很好。是啊,我需要的時候有香蕉可以摘,還有種鳳梨,在後面(院子)。」

臺灣的土地給安傑驚喜,不只是院子的果樹,還有海島上的美麗動物,養了雞鴨與狗貓,只是因為牠們「很漂亮」,沒有無謂的殺戮,只想開心地一起生活。

安傑:「我希望她能創作,用雙手做作品謀生,我應該永遠不會要求她去找個無聊的工作,她必須工作,但是是創作,但在她開始創作之前,她得經歷過困難,因為這樣才能開始創作,而且這樣很好,她必須過有創意的生活。」

安傑沒有賺很多錢,但在昕玥的童年裡,有很多爸爸陪著她的歡樂時光,他們住在租金很便宜的農舍裡,臺灣的土地、動物、植物、陽光與風的氣味,都會留在小昕玥的記憶裡。安傑:「我希望孩子做她喜歡做的工作,因為我希望她喜歡她做的事,不要恨。」

安傑覺得小孩應該去嘗試喜歡的事,只要不做壞事,避開危險就好,留在臺灣,看著女兒在他眼皮底下成長,安傑才安心,不過如果女兒長大像他,也想到處去流浪旅行看世界呢?記者:「她也要去旅行的話,你會讓她去嗎?」安傑:「我會陪她走第一次,幫忙她。」

但女兒翅膀長硬往外探索前,先陪陪爸爸吧。安傑:「出門要穿什麼?」安傑妻子:「我拿你的衣服。」安傑大女兒:「媽媽拿了啦。」安傑:「這個你的。」安傑的大女兒:「洗乾淨的耶。」安傑:「你的衣服漂亮。」

安傑妻子:「要拿外套啦,晚上有風啦。」安傑大女兒:「這個漂亮。」安傑妻子:「對啊,晚上有風,這個才暖和。」安傑的大女兒:「我們…。」安傑妻子:「要乖喔。」安傑:「走啦。」

本來該乖乖在家,好奇的昕玥也愛往外跑,探索世界的第一站,從夜市開始,臺灣人很好奇,很有人情味,取締他的警察告訴他,去夜市擺攤才合法,夜市裡認識的朋友會幫忙看著蛋糕,讓安傑可以去停好車。中壢夜市攤販:「昕玥你來啦!」安傑的大女兒:「漂亮!」

深紅色桌布,就像波蘭給人的印象,神秘低調,褐色頭髮的小女生、五彩繽紛的波蘭蛋糕,卻成了夜市裡最搶眼的招牌。

中壢夜市攤販:「昕玥,媽媽怎麼沒有來?」安傑的大女兒:「媽媽為什麼沒有來?」安傑:「媽媽,媽媽沒有來。」

顧 客:「現在可以買了嗎?」安傑:「可以買,哪一種?」顧客:「你要哪一種啦?」安傑:「這個很好吃,這個我每一天吃,水果和堅果,這個招牌堅果和巧克力 片。」顧客:「那我要這個和這個。」安傑:「這個蘋果加檸檬,我媽媽蛋糕,第一名。」顧客:「那全部都要。」安傑:「3個?4個?7個?我有3種盒子。」

這幾句是安傑講得最流利的中文,沒空去上課學,他跟著小孩一起學簡單的字,口語會話,就來自每天與顧客的對話。

安 傑:「新鮮今天做的。」顧客:「好大喔,好好吃。嗨!小姑娘。」安傑:「這個沒關係,不一樣。」顧客:「啊,妹妹好漂亮喔,她是你的女兒喔?」安傑:「我 的我的,我有兩個。」顧客:「你有2個(女兒)喔?」安傑:「我要再一個。」顧客:「還要再一個喔?」安傑:「再一個妹妹,漂亮。」

顧客:「啊這是什麼東西?」安傑:「這個堅果和巧克力,這個招牌,這個招牌,這是2種招牌。」顧客:「OK,隨便你,那是你女兒喔?」安傑:「我的。」顧客:「好漂亮喔。」安傑:「漂亮。」

真是個超得意的老爸,安傑邊賣蛋糕,邊看著女兒,不讓小昕玥跑出視線範圍外,客人來買蛋糕,兩個大男人也聊起來,聊女兒。顧客:「她幾歲啊?」安傑:「3歲。」顧客:「3歲喔,跟我女兒差不多,我女兒4歲。」安傑:「謝謝。」顧客:「謝謝。」

爸爸忙做生意,昕玥看上客人牽的狗,一點都不怕地去跟小狗玩,好奇地打量隔壁攤販的小孩,還指著夜市招牌給攝影師看,這裡有趣極了,有爸爸陪著,她也不用害怕。安傑的大女兒:「爸爸,我可以吃嗎(指著鹽酥雞攤)?」安傑:「可以可以。」

安傑:「那個人(鹽酥雞攤老闆)是個好廚子,她喜歡的話就讓她吃,我認識那個老闆。」

夜市鹽酥雞攤邱老闆:「她滿喜歡吃的,因為她平常在家裡,爸爸比較不喜歡給她吃一些油炸的東西,對。」

還可以東吃西吃,夜市簡直是昕玥的遊樂場,不過她沒忘記,把好東西帶回來分給爸爸。顧客:「來一個草苺!」安傑:「草莓。」顧客:「喔,講話不要這種聲音啦(笑),受不了你耶!」顧客:「學boss,學老闆。」

安傑也想過把妻子娶回波蘭,不過妻子還要照顧年邁的父母。安傑:「臺灣是個好國家,是個封閉的島,但有保護的,這裡的政府不會直接衝到你家去做什麼,除非必要,但在波蘭可不是這樣,你們不知道。」

秘密警察、街頭幫派,小時候不愉快的記憶,安傑自己知道就好了,他的漂亮女兒不需要知道,他了解自己為什麼留在臺灣,因為這個地方比較可能讓女兒安全長大。安傑:「我喜歡用雙腳站著,這能保護自己。」

靠自己站好,安傑像個傳統的父親,選擇了對妻女最好的生活方式,扛起來。安傑:「我不喝酒,不抽菸,站在自己的雙腳上,一切靠自己的手做出來,這樣很好。」

因為臺灣是這樣一個地方,讓安傑敢在這裡成家、養孩子,有希望,而且把每天的生活過得精采;雖然臺灣沒有雪,但是爸爸會用蛋白打出雪,後院的蘆葦絮飄啊飄,也很漂亮。安傑:「因為錢雖然好,但也只是紙,感覺很重要,內心的好感覺。」

每一天都要有趣、漂亮,選擇住在臺灣的波蘭爸爸說,這樣生活,小孩才會有滿滿的感動與記憶。  TVBS

 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Posted by Moll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